村雨清实

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 村雨清实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Sex Partner(1)

我来交党费啦x
现代pare
这是一个关于约炮的故事【??】
私设安哥带眼镜
我努力五章左右完结
放心,没车的
考试时放飞自我的产物,话唠本质【。】
ooc我的谁也别抢

 

00
 

安迷修和雷狮是炮友。不,说不定连友都算不上,但至少安迷修是这么认为的。

 
01

 
安迷修和雷狮的第一次发生在高二的篮球联赛结束后。
  
天气很热,热的出汗的那种热。安迷修站在观众席上,拿着拉拉队队长给他的两根颜色不一的加油棒。加油喝彩的声音伴随着场上球员的表现此起彼伏。

 
‘吵得头疼。’安迷修一边擦汗一边想。因为汉的关系,安迷修感觉自己脸上黏黏糊糊的。
今天是高二的班级篮球联赛,安迷修本来不打算来的,但是拉拉队的艾比说人不够才硬是把他给拉来。如果可以的话,安迷修想为对手加油,原因无他,就因为在赛场上站着的,代表自己班级的球员当中有一个是自己的死对头,仅凭这点,安迷修就想为对手加油,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过了不久,比赛已经过半了,篮球场的气氛越来越旺盛,但安迷修是再也受不了在闷热和吵闹了。和艾比说一下抱歉就离开了观众席,艾比耸耸肩也不管了,因为对她而言,现在加油才是正经事。
  
  
知了知了的声音一直在作响,硬是增添了几分夏天的韵味。安迷修无力的走向篮球场不远处的洗手台,这天热得他快中暑了。
摘下眼镜,随手放在一边,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后,闷热的感觉减轻了些,但也没多大的变化。安迷修用手指按了按脖子,虽然脸上凉快了些但却十分口干舌燥。摸出裤袋里的几张纸币,转身走向学校里那台自动贩卖机。
距离有点远。

 
投入纸币,买了罐凉茶,喝下的瞬间一股凉意涌上喉咙,燥热的感觉一瞬间得到了缓解。刚好自动贩卖机所在的地方有些阴凉,安迷修就干脆在那休息了会。
  
“啊!”突然的,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了声,随即跑向了他刚刚在的洗手台。他想起了被他放在洗手台的眼镜。

   
因为校内正在举行篮球联赛,除了篮球场,其他地方基本没几个人,安安静静的。如果忽略那些一直在响的虫声的话。
来到洗手台附近,安迷修听到了除了虫声以外的声音,水声。
‘是有谁和我一样离开了篮球场吗’安迷修想着,放慢脚步,走近洗手台,因为安迷修没带眼镜的原因,他需要走近些才能看清是谁,即使他的度数不是很高。
等走近得差不多些的时候,安迷修才看清是谁。同时,水龙头也被扭紧,水声截然而止。那人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渍后,转头看向正在看着自己的安迷修。
  
“雷狮,你怎么在这?”
  
“安迷修你怎么在这?”
  
他们俩同时发问,就没了下文,当然也没有人回答,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咳……”安迷修咳了一声,吸引注意,“比赛结束了?”
“结束了,”雷狮甩甩头发,把头发上的水甩没了些后,接着说,“我们班压倒性的胜利。”
“…是吗…”
“怎么,赢了还不高兴啊?还是对我带的队赢了的事有什么不满?”微微的低了点头,雷狮歪头问安迷修。
“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和不满,”安迷修叹了口气,“但是对你这个人的不满倒是有的。”
“……”雷狮没继续说什么,耸耸肩继续完成自己的擦头大业。
   
 
安迷修看着雷狮擦头的样子发呆,忘了自己回到洗手台的目的。雷狮的头发上还有点水珠,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发呆的时候,安迷修竟觉得雷狮长得帅,但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就把安迷修自己吓了一跳。怕是自己还在梦里,拍拍脑袋打算把自己拍醒。
 
但是他本来就是醒的。
 
雷狮看到安迷修拍脑袋的样子,忍笑了一会,然后用嘲讽的口气说,“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兴趣啊,安迷修。”
“啊?什么兴趣?”
雷狮想了一下,忍住笑声后才开口,“…自虐。”
“去死吧你。”
安迷修差点当场给雷狮来个飞踢。

“话说回来……”
“?”
 
雷狮的头发擦得已经差不多了,把毛巾随便的挂在脖子,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头巾,虽然比赛时不给带头巾,但雷狮还是把宝贝头巾带在身边,“你干嘛从刚刚起就一直看着我啊?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安迷修心里莫名的紧张了一下,但没多久恢复了常态。无语的给雷狮一个白眼,“你怕是有病,我干嘛喜欢你个傻子。”
“可这傻子成绩比你好,你说你是不是连傻子都不如啊?”把头巾系上后,雷狮笑着反问安迷修,“顺便一提,我喜欢女的。”
安迷修再给了雷狮一个白眼,“我修改一下刚刚的话,你有病。我看你是因为没带眼镜看不清好吗,瞎想什么呢你。”说着,安迷修越过雷狮,开始在洗手台找他的眼镜。
  
“哦——”雷狮拖长了声音回答,这在安迷修听来有点带有嘲讽的意味。
在安迷修说着奇怪怎么不见了的时候,雷狮突然的从运动裤的裤袋里掏出一样东西,炫耀般的拿着它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你在找这个?”
“雷狮你怎么……?!”安迷修起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但仔细想想这其实也不算有多惊奇。
“我的做人准则是‘看到好处就要拿,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这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你这个……卑鄙的恶党!”安迷修说出平日对于雷狮的称呼,眉头恼怒的挤在一起。这对于安迷修来说有点失态。
  
雷狮背着光,正对着光的安迷修看着他有点刺眼。看不清雷狮的表情 但安迷修却突然的听到雷狮的笑声,但只有一点。他们对视了一会后,雷狮居然把眼镜带回安迷修脸上。原本模糊的世界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惊讶于雷狮突然的反常,安迷修紧惕的看着雷狮,怕他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要知道雷狮可是在学校的搞事排行榜的前三。
但只见雷狮的嘴一张一合的问了个问题,吓得安迷修以为自己的眼镜要碎了。

“我说……安迷修你,要和我做吗?……”

安迷修:别说话,我知道你有病了【报警(??)】
【后续?不存在的(不是)】

『TBC.』

补一下私设:
关于给安哥戴眼镜,因为安哥一看就知道是好学生,但不是书呆子的那种,然后我设想的是安哥开始近视的时候,他自己都没发觉,结果就度数变深了点,但也不是特别高200,300左右,听说那种的是不会对平时生活有什么影响,但看书之类的就得带了,所以我想,平时就上课的时候会带,看比赛带只是因为怕看不清。
所以,偶尔会忘了眼镜很正常的!【突然理直气壮】
  
以上!文笔不好请多指教!
【请给我小红心和评论,谢谢!【送fafa】

评论 ( 4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