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清实

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 村雨清实
Powered by LOFTER

请问你想要一份咖啡还是一个魔术?(上)

  

惊天魔盗团paro
是雷安,相信我真的是雷安。
年龄更改有,大概是全员年龄+6吧?
有种把安哥写得有点腹黑的感觉?
微瑞金和帕佩
可能有名字打错!
老样子,ooc我的谁也别抢。
【ooc严重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捂脸)】
我想要成为搞笑艺人。【醒醒】
  
  
  

  
灯光打照在舞台,把舞台照得闪闪发光,连同站在上面的人。他们站在舞台上诺无其事的拉着家常话,是不是灵活的变出几个魔术让台下的观众尖叫连连,特别是那些女孩。正当演出要进入高潮时,他们念出几个数字,从数万个观众中挑选出一位幸运儿。在幸运儿的帮助下,他们完成了个不可思议的魔术,几百万美元从天而降。正当观众们惊喜的捡着钱币时,他们却突然消失在会场,但声音仍在观众耳边回荡,说着下次演出再会。届时会场内传出巨大的尖叫声。

艾比和好友一同发出“哇”的尖叫。

他们是雷狮海盗团。

  

 
01

 

“艾比小姐,真不可思议。你迟到了一个小时。”上司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在记事本上给艾比打了个迟到的标记,“我为你在我的组里的第一天就取得了迟到而感到抱歉,但我必须公事公办。”

得了吧,艾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给这位上司的好感度给扣上了几分,虽然说她对这位新的上司的好感度只在脸上。

安迷修自然是不知道艾比丰富的内心想法,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那么,艾比小姐,你是否能告诉我迟到的理由?如果不想说那就算了,我一向不会去为难美丽的小姐。”安迷修用手指敲打了几下桌子,看起来很耐心的等待着艾比的后文。

对,只是看起来。

办公室内安静了下来,安静得时不时可以听到门外的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和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过了一会,艾比像是投降了似的举起了一下手,但又放了下去。清清嗓子说,“我昨晚熬了一会夜修仙玩手机,睡得太晚了。”年轻的上司被“修仙”两个字给弄懵了几秒,显然他不经常接触这些网络用语。然后笑着针对“熬夜”在两个字提出意见。

“女孩子睡得太晚对皮肤不好,特别是像艾比小姐这样美丽的小姐,而且手机玩多了对身体不好,因为它会放出辐射……哦!对了,过会还有个早会,我建议艾比小姐可以一会去买杯咖啡以免过会早会睡着,要知道丹尼尔长官虽然看起来温和,实际上还是蛮严厉的。你觉得呢?”

一阵嘴炮下来安迷修大气都不喘一下,而是温和的看着艾比,阳关照耀在安迷修的身上,有些闪闪发光,刺得艾比有点眼睛疼。

‘真啰嗦’艾比揉揉眼睛,心想道,‘就像老妈子一样……哦,还有一种莫名的恶心。’


艾比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早晨,但万幸的是,在她那像老妈子一样的上司打算来第二次嘴炮的时候自己的胞弟埃米突然慌慌张张的带着几个档案推门进来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在埃米开口说话之前,艾比一直用一种看着救世主的目光看着埃米,看得埃米心里不踏实,“那个……老姐啊,你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吗?……怪害怕的。”

“闭嘴,衰仔!你拯救了你老姐我,我这眼神是在感激你,知道吗?!”

“啊?哦……还真看不出来。”埃米小声的说完后面的话,之后听话的安静了几秒后猛地想起他慌忙推门进来的理由,“不行啊,老姐!我现在不能闭嘴,因为上头给我们派了新任务。”说着埃米把手上的档案递给了安迷修。

“这次的任务怎么来的这么快?明明我们的上一个结束时间还不到一周。”安迷修接过档案,疑惑的抱怨了几句。打开档案的第一页,上面大大的印着几个字。安迷修看见那几个字愣了一下,嘴唇上翘的低声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这也不算来得快啊。记得隔壁红绿灯组*吗,昨天刚结束了任务,今天一大早的又被叫了去。”埃米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黄色包装的糖果,拆开糖纸,末了还补上一句,“还是海外任务。”埃米把剥好的糖果扔进嘴里,含住的一瞬间,他的表情有些扭曲。急忙跑到垃圾桶前把糖吐了出来,惊恐的说,“卧槽,竟然是柠檬味的酸死我了!”

艾比被埃米的样子给逗得捧腹大笑,肩膀一抖一抖的,埃米被她笑得样子有点窘。笑够了,艾比用手擦擦眼角那笑出来的眼泪,“哈、哈哈、你以为只要是黄色包装的都是芒果味的吗,白痴老弟?”

“当然……不是。白痴老姐你也别顾着笑我了,人安迷修长官还……长官?!怎么连你也一块笑啊?!”埃米险些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去,打算转移话题却发现安迷修正在捂嘴偷笑。

“哈哈,抱歉,抱歉……”安迷修抱歉的摆摆手后,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埃米带来的档案,那档案可不止一份。然后接了一下刚刚埃米的话题,“埃米,你说的红绿灯组是指嘉德罗斯他们组吧?”

“啊,是。”埃米重新从口袋里拿出个糖果,拆开糖衣仔细闻了闻,确定无误后才放进嘴里。嗯,芒果味的。
“我记得嘉德罗斯今年15岁吧?还是个孩子他……”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艾比给插了嘴,“我的天呐,才15岁就已经是探员了吗!”

“姐,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埃米无奈的看着惊讶的艾比叹了口气,后者转过头给他来了个恶狠狠的瞪眼。
安迷修想起件事,笑着对埃米说,“诶。别说,嘉德罗斯还真是个天才。我和他是警校同一届的毕业生。他毕业时还是第一,我也还是第五。”安迷修说到自己第五时,那个语气与其说是自满不如说有点自嘲的意思吧。然后他又接着说,“你们知道吗,嘉德罗斯从警校毕业的那年才九岁。”

“九岁?!”这回轮到埃米吃惊了,声音比刚刚的艾比大上好几倍,“真的假的?!”

安迷修打开了最后一个档案笑着说,“真的。”

“嘿,白痴老弟,刚你是怎么说你老姐我的?”艾比得意的看着埃米,脸上的弧度正到好处。埃米被她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把头扭向一边。


在埃米和艾比的孩子气般的吵闹下,安迷修总算把档案全看完了。

安迷修把看完的档案扔到桌面的一边,这与他平时的形象不符。艾比和埃米注意到安迷修已经把档案看完,都沉默的等待安迷修的安排。安迷修长呼了一口气,拿走档案里的一张照片,对埃米他们说,“走,去登格鲁*。”埃米点点头,而艾比却一脸茫然。

“唉?登格鲁?哪?”

“线人的所在地,也是情报交易的地方。我们常去那。”安迷修离开前不忘从椅子上拿走他的伞,还有他那小马外观的钥匙。

“走吧。”

他们首先来到了一个商业街。安迷修带着艾比他们走进了商业街里一个孤僻的小巷。没走几步,就看到“登格鲁”几个大字映在眼前。
 
那是一家咖啡店。
 
推开门,门上的风铃叮铃作响。艾比抱怨着天气的阴暗,懊悔自己为什么没带伞出门。安迷修无奈的笑了一下,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按了几声铃就打开菜单看了起来。艾比和埃米跟着安迷修坐了下来。不过一会,正当艾比吐槽安迷修到底是来找线人还是来喝咖啡时,里面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一个金发的男孩跌跌撞撞的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里面还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哈哈哈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周三还有人……唉?”男孩扶正自己的帽子,向来客道歉,当他看到安迷修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安迷修学长?”

“嗨,好久不见了,金。”
  
和金闲聊了几句。安迷修看着菜单,报出几个菜名,抬头问埃米他们要什么。埃米快速的说了一句芒果汁,但突然想起来这里是一家咖啡店,他点芒果汁是不是不好,安迷修看出了埃米的烦恼对他说了一句没事。金也马上跟着搭话,“对啊,想点什么就点吧!没事的!只有我们能做的出来!”说完,金转头看向艾比,问,“那你要什么?”

艾比的模样有点怪怪的,看上去很呆泄。金问她话的时候她慌张的咿咿呀呀的说了几句,通红的脸显得有些可爱,“……苦瓜奶茶就好……嗯!”说完艾比郑重的点点头。金把笔别在单子上,就跑向了他刚刚出来的那个房间。在外边,安迷修他们还能隐约听到一点金的声音。金走了一会,艾比突然抓住埃米的肩膀在那使劲晃,晃的埃米头晕得厉害,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哎、呦喂……老……姐啊……你要干……嘛啊……我早、早饭……都快……被你……给摇……摇出来了……”艾比无视埃米的抱怨,继续摇晃着他,并快速的说着,“你看见刚刚那个人没有!那个金发的男孩!是叫金对不对!?啊——!他简直帅得我小鹿乱撞,他简直就是我的白马王子!”

“那个……亲爱的艾比小姐,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安迷修敲了下桌子,示意艾比他们注意到自己,“恋情的萌发都是美好的,无论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但是,十分遗憾的是,艾比小姐刚刚倾心与的金已经有恋人了。”

“什么?!”艾比惊讶得一个没注意松开了抓住埃米的手,害的埃米头晕晕的直接砸到在桌面上,那巨大的声响听得就让人觉得疼。“长官你说的是……唔!”艾比话还没说完,就被安迷修捂住了嘴,“嘘,别在外边喊我长官,你知道的。”看到艾比点头,安迷修才把手放开。

“……有恋人是真的吗?”看到安迷修点头,艾比绝望的捂住自己的脸,嘴上还喃着,“我的上帝啊,本小姐的初恋刚来就结束了。”埃米揉揉脑袋,看起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听到艾比的话,他想了一下说,“老姐,你的初恋不是好几年前的事吗?”“闭嘴衰仔!”艾比踩了埃米一脚,痛得埃米嗷呜直叫。埃米无奈的举了举手表示自己闭嘴。

过了一会,金把点的东西都给端了上来。安迷修叫住金,再点了几样甜品,用来安慰失恋的艾比,因为他听说,女孩子不高兴时总想吃点甜的。金拿着单子,正要再次进入里面的房间时,风铃又响了。金见到来人直接扑了上去。

“格瑞——!!”格瑞看到金扑过来,条件反射般的躲开了。害的金直接撞在门上,风铃被震得乱了声响。格瑞看着鼻子撞的有点红的金,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说了一句“白痴”后,走到安迷修旁边说,“久等了。”

甜品上桌的速度比咖啡快多了,看样子是早就做好了的。格瑞喝了口金刚刚拿过来的牛奶,把文件摆在桌面上。“看完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安迷修看到那一叠文件有点无语。这得看多久才能看完啊。艾比他们也这么想。“能不能先问,这些文件我们带回去看?”安迷修笑着问正在喝牛奶的格瑞。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格瑞把杯子放到桌上,金看出发小想要再来一杯的愿望 ,再把牛奶给添了上去。格瑞看着正在添加牛奶的金,说了一句,“可以。”

正当安迷修要说话的时候,埃米突然出声,“等一下,安迷修先生。你还没告诉我们任务是什么呢,丹尼尔先生把档案给我的时候可没说这是什么任务啊。”

“哦,抱歉。”安迷修注意到自己忘了这事,就开始向艾比他们说明。“我们这次的任务是……”

“逮捕雷狮海盗团。”

 

‘雷狮海盗团。’听到这几个字,艾比猛地想起昨晚的演出,不假思索的说,“我昨晚看过他们的演出。”说完后,艾比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因为她刚说完,她的这位上司就一直对她微笑。

“原来这就是你早上说谎的原因啊。艾比小姐。”

艾比一惊,心想糟糕,但转念一想却发现,我的上帝啊,这家伙早就看出自己说谎还故意不说?看着艾比越想越气的模样,埃米拍拍她的肩,示意她不要第一天上班就给这位上司留下更坏印象。

“那你们要问什么就快问吧,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格瑞出声,提醒他们快问问题,全身上下投了出一种我很忙的氛围。安迷修看见格瑞面前已经空了的水壶和旁边的金抱歉的对格瑞说凯莉已经不让他拿牛奶给格瑞了。安迷修突然明白了,原来他们这个安静的线人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喝了不知多少牛奶,才喝得那个“星月魔女”都忍不住管的地步。在格瑞冰冷的目光下,安迷修说:“把近期的情报和重要的情报说出来吧。”

格瑞点点头,把他近期调查的结果说了出来,并说,据他推测海盗团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鬼狐天冲旗下莱娜管理的公司。埃米问,“为什么推测是莱娜……小姐的公司?”埃米顿了一下,加了一个小姐。“因为雷狮他们的袭击的公司和银行全部都是鬼狐天冲旗下的,然后这个莱娜在鬼狐天冲那边算是地位很高的了。所以我认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她。”格瑞回答着埃米的问题,依旧是面无表情的。

埃米听懂了的哦了一声,拿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记下。

他们接着聊了一会关于近期的情报,不过大部分都不是特别重要的。说的差不多了,甜品和咖啡也基本上没了。

安迷修对格瑞说有新情报再联系,然后和金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艾比她们离开了登格鲁。


刚出小巷,天就开始下了雨。安迷修一行人跑到了一个有屋檐的店下躲雨。艾比气愤的抱怨为什么在咖啡店的时候不下,现在就下。埃米在旁边安抚自家生气的姐姐。安迷修一言不发的看着越下越大的雨。突然的,听到了艾比抱怨她刚刚在咖啡店就好像什么用场都派不上,也还没拿到金的联络方式。埃米无奈的摇摇头,说“你还知道啊……嗯?很少见啊,你居然还没放弃?”正当艾比要打向埃米时,安迷修出声使艾比的手停了下来,“既然艾比小姐如此希望能帮上忙的话,我这里倒是要个任务给你们。”听到任务两个字,艾比心一慌。正打算拒绝时,安迷修把刚刚格瑞给的文件和伞递到了她的手里。“你们的任务是把文件带回局里就可以回家了,但我觉得还是看一下再回去的好。”

还好不是什么变态的任务。艾比觉得没问题就答应了。埃米刚打开伞正要踏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问安迷修,“那先生你呢?”安迷修用手抵住下巴,眼珠子转了一下,“我嘛……就看这个好了。”说着安迷修拿走了埃米手上的笔记本,上面全是格瑞说的情报。埃米看到安迷修拿走笔记本内心很是无奈,“我不是说这个啊……”

“我知道。”安迷修撩开衬衣的衣摆,他的衬衣总是那么的长。把笔记本放到裤袋里,里面还有他的小马钥匙。“我家离这里挺近的,我跑过去就好了。你们要小心不要感冒了,特别是艾比小姐。”说完,安迷修就冲进了雨里过一会就不见了踪影。埃米看着安迷修走的方向感叹道,“挺帅的,绅士型男人。”艾比拍拍他的肩,接着他的话。“是挺帅的,就可惜是个恶心帅。我们走吧。”埃米刚想问恶心帅的含义,却看见艾比的样子有点不耐烦,看来是被这天气给气到了。埃米耸耸肩,把伞举得高高的,正好盖过他俩那有些不寻常的呆毛。他们也走出了屋檐,去往了调查局的方向。

 
安迷修在雨里跑了一会,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敲了半天的门,没反应。安迷修以为没人。就从地上捡了根铁丝,在门上捣鼓了几下就把们打开了。

安迷修刚走进工厂就看到有四个人在里面各忙各的事。

“这不是有人在吗……”安迷修愤愤的想。

离安迷修最近的一个戴帽子正吃着蛋糕的男孩看到他,想把嘴里的蛋糕给咽了下去,但却被噎住了。他旁边的白发男人从桌上拿了瓶水给他。男孩不紧不慢的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拍拍胸脯,硬是把喉间的蛋糕给咽了下去。整理好后,他转头看向坐在桌子上看单子的一个带着头巾的男人,对他说,“大哥,安迷修来了。”

带头巾的男人点了一下头。“我知道。”然后把单子扔到了桌子上,跳下来对那边正在吃东西的长发男人说:“喂。佩利别吃了,坐好。帕洛斯你也快坐好,别去逗佩利了。还有卡米尔你……”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你可以带着蛋糕过来吃。”

“是~是”帕洛斯放下想要抓住佩利头发的手,在佩利旁边坐下。卡米尔抬着蛋糕放到桌上,跟着也坐了下来。
“至于你,安迷修……”男人拉开身边的一个椅子,脸上的笑容让人感到危险,“过来。在我旁边坐好了。”安迷修看着男人的样子,有种不想过去的感觉。干站着一会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安迷修刚过来,男人就看到了他那若隐若现的皮肤。安迷修一坐下来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嘿。你这是在引诱我吗,我亲爱的骑士先生?”安迷修感到莫名的恼火。搭了话“闭嘴吧雷狮。这里没有人把你当成哑巴。”说完就听到佩利在放声大笑,雷狮瞪了佩利一眼,使佩利的笑声猛地噎住了。旁边的帕洛斯摸了摸佩利的脑袋笑着说:“狗狗乖,狗狗乖……”卡米尔把盘子里的蛋糕吃完,拿纸巾擦擦嘴,咳了一声示意他们注意自己。

“那么,作战会议开始了。”
  

这四个人是雷狮海盗团的人。很讽刺的是安迷修是他们的协助者,一个要逮捕他们的人是他们的协助者。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在卡米尔问要不要针对警备问题的作战是否变更时,安迷修突然说了一句不要的好。看着卡米尔疑惑的表情,安迷修从裤袋里拿出了他从档案里拿来的照片和埃米的笔记本,向他们解释,“调查局那边的安排抓捕你们的人是我。”卡米尔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摸了摸帽沿说,是吗。佩利吃惊的站了起来,大声问真的假的。而帕洛斯和雷狮的样子看起来没什么惊讶的样子,但雷狮却以一种很微妙的表情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打开笔记本,指着埃米记下来的几句话,对他们说,“格瑞已经猜到目标是谁了,莱娜小姐的公司。一点也不错。”佩利听到格瑞的名字吓了一跳,“格瑞?!难道他也是要来抓捕的!?”雷狮的表情更加微妙了点,他张开口想说点什么但却没发出声音。
 
“不,格瑞他只是一个线人。”看到卡米尔松了口气的样子安迷修接着又说,“但我不敢保证之后上头不会派他来。”

“所以,”帕洛斯拿着根狗尾草在佩利眼前晃悠了会,后者明显不感兴趣。“现在保持原定计划不变是最好的吗?”

“是的。”说着安迷修又翻了几页笔记本,“格瑞说,莱娜小姐在宴会那天预约了一个教厨的课程,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你们可以从那里下手。但是,请不要伤害到美丽的小姐。”佩利听了吐了吐舌头说安迷修胆小鬼。安迷修把笔记收了起来一本正经的回答说这是骑士对待女士风格。
  
接下来,安迷修和雷狮海盗团的各位又说了些格瑞带来的情报和警备的事。格瑞带来的情报多到帕洛斯都忍不住吐槽格瑞到底是帮哪边的,安迷修想了想说一半一半吧。卡米尔默默的情报记在脑子,做为军师他必须记下所有的情报。
  

会议开得很顺利。如果忽略了雷狮的反常的话。雷狮全程一句话也没说,问到他,他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其他的就是雷狮一直以一种很微妙的表情盯着安迷修,盯着安迷修心里发慌。

雷狮很奇怪。不仅安迷修,海盗团的其他人也这么想。但是佩利却好像有点头绪的样子。

会议刚结束,佩利看着雷狮的样子忍不住发问,“雷狮老大你怎么了?该不会……”听到佩利的话,雷狮终于收回了紧盯着安迷修的目光,转过头说了自开会以来的第一句话。

“没什么。”

“可你的样子完全不像没什么吧!”大家不约而同的想,而佩利直接把想法给说了出来。“你们先出去。”雷狮只回了一句话,弄得众人不明所以。当安迷修站起来想要离开的时候,手突然被雷狮抓住了。用力一拉,安迷修就被拉得跌坐在椅子,雷狮接着又说,“安迷修留下。”
大家心领神会,毕竟安迷修和雷狮在交往这事在他们之间可不是什么秘密。走出工厂,佩利还不忘锁了个门。
听着大门锁上的声音,整个工厂变得空荡荡的。安迷修转头,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雷狮,“好了,你想说什么?”雷狮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说实话,安迷修看着这样的雷狮心里还是很慌的,毕竟这样的雷狮对他来说真的是太奇怪了。

突然的,雷狮靠上安迷修的肩膀,蹭了一下,这着实把安迷修吓了一跳。“雷狮?!你……”

“安迷修。”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继续在安迷修的肩头上蹭了一会,雷狮的头发乱乱的,蹭得安迷修脖子痒痒的,耳根也在不经意间红了起来。安迷修的衬衫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阴凉的感觉。外面的雨也停了。

见雷狮没了下文,安迷修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雷狮又开口打断了他。

“你身上有女人味。”

“哈?”安迷修被雷狮的话弄得有点懵。雷狮接着拿起安迷修的手嗅了一下,又说,“还有口红味。”

得,知道他在说什么了。安迷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叫了雷狮的名字。

“雷狮,你听我说。”

听到安迷修在叫自己,雷狮抬头,正对上安迷修的眼睛。薄荷绿,很好看。

看到雷狮的表情明显在说‘我听你怎么说’安迷修好没气的解释,“你闻到的味道应该是来自于艾比小姐。”

“艾比?是谁?”雷狮抓住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反问着安迷修。“是我一个新来的部下,一位美丽的小姐。”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形容明显的不开心,虽然平时经常听到这样的形容的时候还能嘲讽安迷修几句,但是现在听着却让人很生气。“那你为什么身上有她的味道?……哦,还有口红味?”看着雷狮越逼越近的脸,安迷修下意识的离远了点,即使雷狮的脸很好看。“你知道的,有些时候工作上的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不可避免?”雷狮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玩味的看着安迷修。雷狮刚退开的时候让安迷修一瞬间松了口气但雷狮接下来的话有点糟糕。“不可避免的接触是指哪些?牵手?拥抱?”

“雷狮。”安迷修出声想制止住雷狮的发言,但雷狮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接吻?上床?还是说……”

“雷狮!”安迷修生气了。在心中默念了三遍骑士道。呼了一口气,抬头正对上雷狮。后者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很糟糕。

“请你为你的无礼道歉。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你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安迷修气得连敬语都对雷狮说了。
“道歉?为什么我要道歉?”雷狮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笑。

“我说过了,为你的无礼。”安迷修看起来更加的生气了。看到雷狮依旧是那副样子,安迷修用力的捏紧了拳头。深呼吸了一会。安迷修接着说,“但,如果你不想道歉就算了,三天后就要开始行动了,现在我不想和你打架。”说完,安迷修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工厂的大门。
  

“安迷修。”

雷狮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身后传来。

“回来。”

语气中带有让人不容拒绝的意味。

安迷修停下了几秒,再次走向了门口。

雷狮没继续说什么了。

走到门口,安迷修敲了下门,示意门外的人把门打开。这次门开了,开门的人是佩利。不顾佩利的“诶诶??怎么这么快?真没想到雷狮老大……”的话安迷修离开了工厂。

‘看来是吵架了。’卡米尔和帕洛斯不约而同的想。过了一会,雷狮也走出来了。在佩利的疑问下雷狮回答了句“海盗头子和白痴骑士吵架了。”佩利说着“哎哎?这样啊”也就没了下文。
  
雷狮突然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卡米尔不禁问他去哪,雷狮挥了一下手说去撸串,问他们要不要来,佩利急忙回答说要去。卡米尔又问,那安迷修那边怎么办。雷狮无奈的耸了耸肩说等晚上回去哄哄呗,现在安迷修完全听不进他的话。卡米尔听了也不知说什么好,叹了口气后,跟上了雷狮。
  
今晚,雷狮海盗团的行动是——撸串。

等吃饱喝足后,天也渐渐的暗了下来。雷狮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和卡米尔他们打了下招呼就要回到他和安迷修同居的那个公寓*。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海盗团的其他人还在吃着东西,因为佩利实在是太能吃了。卡米尔看着帕洛斯递水给佩利并说着,狗狗乖,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突然的卡米尔收到了邮件。是雷狮发来的。
 
  
大哥:卡米尔怎么办?!那白痴骑士把我锁门口了,叫人也没人应。

我:大哥,先不要慌。

我:大哥你可以试着撬锁。我记得你会。

大哥:好,我试试。

过了一会,卡米尔又收到了雷狮的邮件,开头还是一样的。

大哥:卡米尔怎么办?!安迷修根本不在家,还在桌上留了张字条说去同事家住几天!
  
我:……呃……
  
我:节哀。
    
  
       
                                 【TBC.】
    
   
设定【关于带*的补充】:

红绿灯组:看也知道是指嘉德罗斯他们啊x
他们在设定里属于王牌探员,忙里忙外的,在这个故事里会不会出场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让他们活在对话里的!嗯!【等等你这个人】
  
登格鲁:凹凸原作上是金他们的星球,在这里是一个咖啡店。店长是秋,但是她没时间管就交给金管了。
金,紫堂,凯丽和格瑞都在这里工作,但格瑞不经常来。
其实登格鲁也算是一个金他们的假身份的隐秘场所。他们四个都是特工。
他们四个也算是暗地里支持海盗团的人,海盗团表演用的道具全是紫堂弄的。
   
同居的公寓:实际上他们俩根本没有同居。
只是在交往前雷狮经常往安迷修家里跑然后一来二去的大家都以为他们同居了。反正他们也不在意这件事x
  
【大概就这些吧,如果还有什么我会继续补充的x
每章结尾都有设定补充
【ps.看过原作的都知道四骑士和第五位骑士吧?在这里我把四骑士改成了海盗团,第五位骑士改成了协助者。有不少地方自己编的,求原作党不嫌弃啊!】
其实我想写他们俩的配合默契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吵架【感觉挺正常的】所以现在是两个人都认为对方听不进自己话的状态下
我喜欢偶尔会撒娇的醋坛子攻!【ooc了对不起】
另外!请给我评论!【暴风哭泣】
   
   
  
NG集
有病产物可不看x

1

埃米把剥好的糖果扔进嘴里,含住的一瞬间他的表情有些扭曲,急忙跑到垃圾桶前把糖果给吐了出来,惊恐的说,“卧槽,竟然是柠檬味的酸死我了!”

安洁莉:“你有意见啊?”

“对不起!”
  

2

“九岁?!”这回轮到埃米吃惊了,声音比刚刚的艾比大上好几倍,“真的假的?!”
安迷修打开了最后一个档案笑着说,“假的。”

 

3

“既然艾比小姐如此希望能帮上忙的话,我这里倒是要个任务给你们。”艾比听到任务两个字,心一慌。
  
“不要谢谢!!”
  

4

见雷狮没了下文,安迷修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雷狮又开口打断了他。
“你身上有女人味。”

安迷修反手就是一巴掌。
  
  
5
  
安迷修停下了几秒,再次走向了人生的巅峰。

安迷修:??????????
【对不起,码字的时候打错字了。】

6

不顾佩利的“诶诶??怎么这么快?真没想到雷狮老大……”的话安迷修离开了工厂。
  
雷狮:????????佩利你再说一遍???
  

7

“喂。佩利别吃了,坐好。帕洛斯你也快坐好,别去逗佩利了。”
  

帕洛斯:一天不吸狗,我浑身难受。
佩利:????
    
  

评论 ( 12 )
热度 ( 6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