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清实

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 村雨清实
Powered by LOFTER

请问你想要一杯咖啡还是一个魔术?【中】


 
副标题:早餐吃了什么?
   
是的没错还是我
依旧是惊天魔盗团paro
ooc我的,谢谢。
今天的我依旧想要成为一个搞笑艺人【快醒醒】

 
  
 
提问:雷狮和安迷修吵架一般是怎么和好的?
回答:哈?这当然是……
 
 
02
 

“冷战?”维德咬了一口手上的披萨,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着,“又是和你那个同居人?”见安迷修没说话,维德又继续说了下去。“让我猜猜这次又是什么理由……‘早餐吃什么’?”
对于维德说的“理由”安迷修只得无语的叹了口气,“才不是那种肤浅的理由。”维德咧开嘴笑了一会,把手上的披萨全吃进肚子里才说,“我记得上次你来我家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想起上次事安迷修感到一阵恶寒。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联想。*
 
 
又拆开了一盒披萨,维德见安迷修脸色不对接着转话题,虽然说这话题没转开多少就是了。“虽然很好奇上次你那个同居人后来做了什么,但是我更好奇这次的理由。”维德说完后,见安迷修好久没了下文也就没继续说什么,要知道他可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
 
  
“……小……”过了一会,安迷修才开口说话,不过声音很小。
“什么?”这时维德已经在吃第三盒的披萨了,虽然说维德喜欢吃披萨,但这个量还是让人觉得吃惊。“再说一遍,我没听清。”维德显然是因为没注意安迷修那边才会没听清安迷修说话,当然声音小也是原因之一。
“……因为一位小姐……”安迷修顿了一下才说,声音依旧不是很大但这次维德听清了。“什么!因为一个女人?!”维德的样子很是吃惊,手一松,披萨掉了下去也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明明是疑问的话但说出来几乎是用吼的。“……不会吧,真的假的啊你……”看安迷修那副样子,看来是真的了。维德沉重的把掉在地上的披萨扔进垃圾桶,露出了一副好可惜的样子,内心暗骂着。
   
 
妈的。情侣吵架。
 
 
调整好了心态,维德把披萨盒堆在一边。清了下嗓子。“……那么,看在你带着十盒披萨来贿赂我的份上就暂时让你住这吧。”维德想起什么,神情郑重的说,“对了,别把我扯进你们情侣吵架。”
“哦……啊,对了。说起来你怎么在这?”安迷修说着,没理会维德说的“情侣吵架”有什么地方不对而是问了维德一个问题。只是这问法有点不对就是了。“哈?什么叫做我怎么在这啊?”很显然维德被安迷修的问题给问得摸不着头脑。“抱歉,可能是我的说法不对。”安迷修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记得你们黑乌鸦*这几天有国外任务吧,银爵先生怎么没带你去?”
 
听到安迷修的话,维德伸了伸懒腰然后往后一躺将身体陷入软绵绵的沙发里。看见维德的样子安迷修想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沉默了一会后,维德终于开了口。“……你是说那个啊……因为我负伤了,银爵长官才没让我去。”语气说的很轻快,看起来不怎么在乎的样子。但其实并不是。
“什么?!”安迷修明显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惊讶得站了起来带出了一些声音。“你负伤了?可我怎么没听说……”话还没说完就被维德插了嘴,“昨天拆的绷带,已经好了。”说着,维德摆了摆手。说真的,维德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真的不像是负伤了的人,不久前安迷修来的时候维德并没有体现出身体不适的样子,看来伤似乎是好了。
  
 
“话说……”维德开口,但顿了一下。“什么?”听到维德话才说了一半就突然停住安迷修感到有点疑惑。

“……能别说‘黑乌鸦’吗,我讨厌那名字。”维德说。“为什么?这可是公认的名字而且还是丹尼尔长官亲自取的。”安迷修感到疑惑。说到丹尼尔,维德的表情有点扭曲,像是想起了什么让人心生畏惧的事情。“我讨厌那家伙。”他说。

“……抱歉。”

“没事。”
  

顿时安静了几秒。

  
“话说我们原来的话题是?”安迷修问。维德喝了口水,慢悠悠的说:“你那个让人头疼的男朋友。”
   
 
“哦对,我那个让人头疼的男……嘿!”
   

 
* * * *
 
 

雷狮和安迷修的事情对卡米尔来说很麻烦,特别麻烦。
  
 
看,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浓郁的咖啡配上香甜可口的蛋糕使得这个午后显得更加惬意。如果忽略了这个尴尬的气氛的话。安迷修和雷狮各坐在相互背对着的位置上,谁也没说话。他们已经两天没有说过话了。
 
凯莉一推开登格鲁的门就看到了这副景观。“他们怎么了?”凯莉含着棒棒糖过来问在吧台那边擦着杯子的金,一脸充满八卦的样子。“不知道。”金回答。“听说已经冷战了两天了。”
凯莉看了那边一会,“哼,真是要命。”感叹完,转身走进里面的房间开始了工作。金看了看凯莉又看了看冷战的那边,眨眨眼睛然后继续擦着手里的杯子。
 

说真的这太糟糕了。卡米尔吃着蛋糕想。
今天是雷狮和安迷修冷战的第二天,也是海盗团行动的前一天。

把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蛋糕吞入肚里,卡米尔拿起纸巾擦擦嘴边的奶油。攥紧纸巾,卡米尔清清嗓子叫了身边的雷狮,准备把他刚刚在脑中想了好久的话说出口。
“大哥。”
 
听到卡米尔在叫自己,雷狮转过头把正在喝的黑咖啡放到桌子上。比起黑咖啡,这时候他更想来听啤酒。“什么事?”他回答。
卡米尔看了眼身后那过高的沙发,与其说是看沙发不如说是看安迷修只是看不到。然后说:“大哥,我觉得你们应该和解比较好。”毕竟明天就是行动的日子,谁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包括卡米尔。“这时候出事对谁来说都不太好。或者说是很糟。”
“我知道。”雷狮说。他再次把咖啡拿了起来唸了一口,又放下。“不听话我能有什么办法?”雷狮刚说完,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不小的声响。  看来是生气了。
 
雷狮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想了一会。敲着桌子对卡米尔说:“卡米尔。帮我问后面的那位骑士先生*‘早餐吃了什么’。”卡米尔疑惑的看了雷狮一会,动动手把红色围巾拉高了些。“……好的。”说完站起来转过身对安迷修说:“安迷修。大哥让我问你早餐吃了什么。”
安迷修听见卡米尔的声音,抬头看向过来的卡米尔。把手里捏着有点裂开的杯子放到桌面上。心想着过会得买一个新的赔。
在安迷修想事情的时候卡米尔安静的等待着安迷修的回答,一点也没有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卡米尔总是这样,冷酷又很有礼貌。过了没多久,安迷修说:“鸡肉汉堡。”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麻烦请帮我告诉那位不讲理的海盗先生*。”
“……好。”卡米尔疑惑着他们的幼稚行为,沉默了几秒后答应了。转头向雷狮说:“大哥,安迷……”

“我听得见。”雷狮说着,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尽管那根本没加奶精或者是糖。“很清楚。”他说。雷狮想了一下接着说:“卡米尔,告诉安迷修‘今晚回家,我等着他’。”

“好。”卡米尔说,“安……”

“我不回去。”安迷修没等卡米尔说完就插了嘴,放在平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拜托请这么告诉他。”卡米尔张口刚要说话雷狮就抢先说了。“卡米尔帮我问问‘为什么’。”

“卡米尔帮我说‘不为什么’。”
 
“卡米尔帮我说‘那你为什么拒绝’。”
 
 
“卡米尔你帮我说……”
“卡米尔请你帮我说……”
 
   
“大哥,安迷修。”卡米尔少见的大声说话,看起来稍微有点生气。“我并不是信鸽。”
 
卡米尔说完,咖啡馆内又陷入了沉默之中。金在吧台那不知所措的看着这边,手拿着杯子不知道放哪好。凯莉挑眉一副看戏的样子倚靠在门边,晃了晃手里的糖。慢悠悠的说:“真希望他们不要在店里打起来。不然得花多少的修理费。”
 
眼看着那边快要吵起来的样子,谁也不让着谁。这时,门上的风铃响了。叮铃当啷的好不毁气氛。
 

“哎呀老姐,你说安迷修先生真的在这吗?”
“谁知道,反正我是……唉?还真在这啊。”

声音停住了。来人是艾比和埃米。艾比看着站在安迷修旁边的卡米尔总感觉有点眼熟*但又说不出来是谁。埃米看艾比盯着别人发呆,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姐你怎么了,这么快就转移目标了?”艾比被埃米晃得吓得愣了一下,然后拍了埃米的脑袋。“闭嘴,衰仔。”前几天刚恋爱就失恋的事情艾比现在想起来就觉得难过。

金看着在门口处耍宝的姐弟,歪着头想了一会说:“唉,你们不是之前的那个……”听到金的声音艾比一下子来了精神,“是的!我是艾比!”看着这么兴奋的艾比,埃米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艾比衣领不顾艾比的骂语走到安迷修面前。
“先生原来你在这啊。”
 
“抱歉没和你们说。”安迷修抱歉的挥了挥手,然后指着对面的沙发。“坐吧,想吃点什么?我请。”既然都有人请埃米也不好拒绝,拉着艾比在对面的位置坐下。况且人家还是自己上司不是?
在艾比和埃米做下来的时候卡米尔转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刚坐下来卡米尔就感觉到雷狮在焦躁。雷狮用手拖住下巴看着窗外,手指一直不停的在敲着桌面。全身上下透露着很焦躁的气息。
说不清这是生气还是吃醋,反正就是因为艾比他们的到来使得安迷修的注意力全转到他们的身上这点很让雷狮不爽。
察觉到雷狮的心情变化,卡米尔看了眼四周。整个咖啡馆里没有几个人,到也不是很安静。佩利和帕洛斯去找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再加上安迷修的事情,雷狮的心情自然是变得很差。“大哥。”卡米尔低声说,虽然他的声音本身就不是很大。“请稍安勿躁。”雷狮没有说话,但卡米尔知道他听进去了,也就没再继续说什么。
  
比起雷狮这桌的安静,安迷修那边可热闹多了。两个充满活气的年轻人刚坐下来就一直在和安迷修聊个不停。说笑声此起彼伏。听着背后传来的说笑声,卡米尔担心雷狮会不会更加的生气。
好在没多久门上的风铃又响了。没等见到人影就先听到了声音。一来是来者的声音够大,二来是来者总是活力满满的样子。
 
“老大!”说着佩利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肩上似乎还扛着什么东西。路过安迷修那桌的时候佩利停了一会。然后像是知道了什么的样子惊讶的样子一直盯着安迷修看。看得安迷修不自在。艾比和埃米疑惑的看着佩利,在想是不是来闹事的。心里还有一点害怕,因为这个人的盯着人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似的。然后仔细一看,原来佩利肩上扛着的是个人。
金老远的看见佩利扛着的人,把手里的杯子随意的放到桌子上,慌忙的跑了过去。跑到佩利旁边的时候停下喘了几口气看着被佩利扛着的人说:“紫堂你怎么被扛着啊?”
紫堂幻的样子看起来是被吓得不轻,紧张害怕的看着自己与地板悬空的那段距离发呆。直到金来到身边叫他才回过神来。“唉?……金!”紫堂用看救星的眼神看着金。
 
卡米尔歪着脑袋从沙发边缘处那观察着这边的发展。“把人放下吧。”他说。佩利扭头看向雷狮的方向,刚想说点什么,但是看见雷狮正在瞪着自己自觉的把嘴闭上。走到雷狮对面的沙发,随意的把紫堂幻给扔在沙发上。被扔到沙发上的紫堂幻生痛的哎呦了一声。旁边的金看了说:“你就不能轻点啊!”佩利指着紫堂幻说:“又不会死。”
“唉你这人!”
 
看着这边也是要吵起来的样子,卡米尔感到有点心累。开口打断了即将发生争执的两人。
“另外一个人呢?”

听到卡米尔的声音,佩利挠了挠头想了一会然后看着窗外说:“他在外面等。”说完,只见雷狮把面前的黑咖啡一饮而尽。站起来说:“走吧。”然后卡米尔也站了起来移开身子好让雷狮出去。雷狮先离开了位置,安迷修听见了声响抬头一看发现正好和雷狮对上了视线。像是在比谁先移开视线就输了一样的,他们正对着对方。
 
当然谁也没说话。

  
艾比用手肘怼了怼埃米的肚子,在他耳边悄悄的说:“这人是谁啊?那桌从刚刚开始就好奇怪啊。”埃米被艾比怼得有点肚子疼,一边摸摸自己的肚子一边回答艾比:“我哪知道啊……你可以自己去问安迷修先生啊。”艾比没吭声,她知道如果现在问可能会很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左右,风铃又响了。帕洛斯从门外探头进来。“你们怎么这么慢啊……”他说。卡米尔听到了帕洛斯的声音,低着头摸着帽沿对着还在和安迷修“玩”干瞪眼的雷狮说:“大哥,走吧。”
“嗯。”雷狮回答着,但是却没有移动一步。当然也没有移开视线。大概又过了几秒。雷狮才终于移开了视线,转身离开。“走吧。”他说。
  
 
雷狮他们走后,咖啡馆才终于又安静了下来。金和凯莉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紫堂幻也跟着雷狮他们出去了。
  
“……我说安迷修先生,刚才的人你认识?”在雷狮他们走了以后艾比才开口问。
 
“不。”安迷修说。“不认识。”
 
 

问雷狮和安迷修怎么和好?
能怎么和好,继续吵着呗。
      
   
  
 
                                    【TBC.】
   
 
关于带*的解释:
 
黑乌鸦:本意是想打成黑屋组但是码字的时候不小心打成黑乌鸦了。然后想想黑乌鸦又不错就这样留着了。
黑乌鸦是两人组合,银爵和维德。
顺便一提安特是宠物【??】
   
  
眼熟:当然是海盗团的各位简单的乔装打扮了一下啊
以他们的知名度不乔装一下可不行。
  
 
骑士:代号一样的东西吧。其他人也有代号。
 
 
海盗:同上。
 
 
联想:嗯……总而言之就是社情的事情。【??????】
  
 
别看了,这次没有NG集。

评论 ( 3 )
热度 ( 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