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清实

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 村雨清实
Powered by LOFTER

【涉零】黄昏的吻

这是答应给寡妇的涉零文【
鬼知道为什么四千字给我拖了差不多快两个月【划】
有点流水账,写的不好别介意啊

还有,你的魔法棒和斧头看起来很危险啊!@浅沐到底是不是大吉p
 

放文

==========================

《黄昏的吻》
  

CP:日日树涉×朔间零
文:村雨

 
今天的梦之咲还是那样的闹腾,放学后也是如此。
 
日日树涉闭着眼睛,凭着记忆里的样子走在学校的走廊里。因为是放学后,校舍里几乎没有多少个人日日树涉才能可以说是畅通无阻的走着。窗外传来了运动部的声音,吵吵嚷嚷的,但是听起来很欢快。日日树涉稍微加快了点步子,他身上的外套随着走动一抖一抖的。
 
走了不一会,差不多到了目的地。日日树涉睁开了眼睛。因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惊喜让他不由得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他推开了轻音部的门。
今天的轻音部很是安静。没有大神晃牙和葵双子吵闹的声音,也没有摆弄乐器的声音。有的只是一动不动的乐器,随风飘着的窗帘和一副棺材。
 
日日树涉在棺材边蹲下,耳朵贴近棺材壁,棺材里传来了很小很小的呼吸声,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日日树涉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到了窗边,把窗帘全都拉起来,遮住一点光线。
做好这些事后,日日树涉又走到了棺材边,单膝跪下用手轻轻的敲着。就像是礼貌的在敲门的王子大人一般。也许这个比喻很奇怪但看起来确实是这样。
 
标准的三下敲“门”,日日树涉停止住手,等待着“开门”。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也就一分钟左右。棺材的盖子缓缓的从内部打开。朔间零揉揉脑袋慢慢的起身坐着。等眼睛差不多适应光线的时候他才看清来人。
 
“早上好,日日树君。”
 
“早安,零君~♪”

☆☆☆☆
 
 
“日日树君汝这么晚还不回去会赶不上末班车的哦?”朔间零一边盖着棺材盖一边说。那玩意对一般人来说有些重,但对朔间零来说还算轻松。

“安心,安心~末班车时间还早得很,而且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零君说不会耽搁太多时间的。”日日树涉单手叉着腰语气轻快的说着。末了还做了个wink。
“哦呀?”夜幕渐渐的降临,朔间零看起来变得比刚刚精神得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吾辈说?”
 
“这个嘛……”日日树涉卖着关子,原地的转了一圈,外套也跟着转动而摆动着,然后他的动作突然夸张了起来。

“要拜托零君成为表演部的特别嘉宾☆”
 
“特别嘉宾?”
 
“正是!”日日树涉的动作还是那样的夸张着,他是一个天生的表演家。“因为北斗君忙于梦幻祭不方便参加社团活动而友也君这次说什么都不愿意穿女装导致表演部人员缺少呢。”
 
“嗯嗯,原来如此。那还真是糟糕啊。”朔间零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回答着,“所以,日日树君就来寻找支援了吗?”
 
“是的。”日日树涉停下了他那夸张的动作。“零君能支援我吗?”

朔间零点点头说:“这也算是个不错的体验吧。吾辈参加。”

“十分感谢~♪”
 

 
——他们是同班同学,也是关系亲密的誓友。
  

 
表演部这次接下的是话剧《白雪公主》。很传统也很老套。练习了几天之后来到了表演的日子。

 
“Ladies and gentleman.欢迎来到梦之咲学院的大礼堂观看《白雪公主》的表演……”念注意事项和旁白的人是朱樱司。他标准的英语加上日语念着注意事项,虽然听着有点怪但意外的还不错?
朱樱司简单的说了几点注意事项后就暂时的关闭了麦。过了几分钟,时间差不多了,朱樱司打开了舞台的播放器。轻悠的BGM一出来,原本吵闹的礼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观众们一致用安静等待着表演的开始。朱樱司清了清嗓子,拿出了剧本打开麦,开始了念白。
 
“很久很久以前……”
惯例的开场白,一字一字的清楚说着,念出了一副讲故事的意味。幕布渐渐的拉开,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躺在床上穿着华丽装着的青叶纺。他根据着朱樱司的念白演绎出一个刚生下孩子的王后。当朱樱司念到王后因难产而死的时候青叶纺也随之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幕布也降了下来。
 
当幕布再次拉开的时候,场景已经完全变了。国王打扮的天祥院英智站在王后打扮的新王后莲巳敬人的旁边同台下的观众打着招呼,在观众席发出一声尖叫时灯光瞬间暗了下来。突然的,一束灯光打照在舞台上。莲巳敬人站在灯光处。他拿出了一面镜子,一边看着镜子一边走动着。灯光也跟着他走动。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本来是听过了无数次的台词,但是这句话由一个男人说出还是有点觉得搞笑,所以在莲巳敬人念出这句话的时候观众席发出来不小的笑声。
 
“问魔镜这个问题是王后常常做的事情。”朱樱司补充着,“王后本以为这次魔镜也会和往常一样回答‘最美的女人是王后’然而并没有。这次魔镜说:‘最美的女人是白雪公主’。王后听到这个回答气的直跺脚,她气愤的叫了城堡里的猎人过来。”

守泽千秋带着爽朗的笑声从一边的幕布后登场。舞台上也多出了一束光打照在他的身上。莲巳敬人根据着让饰演猎人的守泽千秋去杀了白雪公主。
“什么?!”无论是排练了多少次,看了多少次剧本,守泽千秋总是不愿意什么都不说的答应下来。
 
因为排练了很多遍了,莲巳敬人也知道守泽千秋会这样说,就早已有准备变改台词最终还是让守泽千秋答应了下来。莲巳敬人交代完后走进了舞台一侧的幕布后,退回了后台,守泽千秋也跟了上去。舞台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舞台再次亮起时,一个人也没有。舞台的布景是森林。朱樱司的声音突然的出现。
“然后某天,白雪公主与猎人来到了郊区的森林。”
 
话音未落,身着公主装的朔间零从幕后走来,明明是公主装,却被朔间零穿出了一种贵妇人的感觉。朔间零刚出场的时候观众席传来了一阵尖叫声。毕竟女装的朔间零太少见了,更别说是公主装的。
 
 
故事演绎到猎人准备暗杀公主的时候,背景音乐也加快了速度,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只见守泽千秋拔出了他别在腰间的刀,他看了看刀又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朔间零后,立即把刀给扔到了一边。
“王后要杀你。”他说,“我无法愧对于心中的正义,所以公主您还是快逃吧。”说完守泽千秋就退回了幕布后。虽然他的台词有点不对,但是大体意思还是一样的。
在守泽千秋退回幕布之后,朔间零也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提着裙子小跑的进入了另一边的幕布后。在紧张的背景音乐下整个幕布也随之渐渐的降下来。

接下来就按照千篇一律的故事,公主住到了小矮人的家里,王后不甘没能杀死公主便做出了毒苹果,伪装了一番后来到了矮人的家前让公主吃下了毒苹果后就开心的离开了。回到家的小矮人发现了死去的公主,便把他抬到了棺材里。矮人们围在棺材边哭泣着。他们的哭声吸引了邻国的王子。
 
“嗯嗯?为什么在这个了无人烟的森林里会传来哭声?”日日树涉大声的念着台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舞台上登场。许久未见的王子装扮一下子让观众们发出惊叹的尖叫声。

“啊啊,王子殿下!”饰演小矮人的是一年级几个较为矮的人和高年级的仁兔成鸣。矮人为首的饰演者是仁兔成鸣,他跑到了日日树涉的面前大声的说:“请救救我们的公主吧!”其他人也跑了过来说:“请救救我们的公主吧!”

“我会尽我的所能,尊敬的先生们。”说着,日日树涉礼貌的鞠了个躬,然后走向了棺材。日日树涉穿的鞋子跟稍微有点高,走路时会有不小的声响,更别说是在舞台上。“那么,公主是指矮人的公主大人吗?”他走到棺材前,停住了脚。
朔间零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王子看呆了,因为公主实在是太美了。”

“啊——公主的美貌真是让人觉得心跳加速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人呢?”日日树涉半跪在棺材前,躬下腰轻微的捧起躺在棺材里的人紧接着吻了上去。
 
并不像是一般表演那样的错位亲吻脸颊之类的,而是真正的亲吻到了唇上。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亲吻。
朔间零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正在亲吻着自己的日日树涉。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咬下一块苹果后朔间零就按照剧本的倒在地上。听到了仁兔成鸣他们的声音,接着朔间零就被抬了起来,似乎是有六七个人一起抬的。然后他就被抬到了一个狭隘的空间里,朔间零猜那是他放在轻音部的棺材。他微微的眯着眼看看周围,果不其然。

日日树涉上场的时候声音很大,背景音乐也发生了变化。朔间零闭着眼镜听着他们的念白,好好的演一个死亡的人。差不多的时候,说话声变成了脚步声。
 

「啊……日日树君过来了呢。」
朔间零闭着眼睛想。


听到日日树涉说完了几句台词后,朔间零感觉有人稍微的捧起了他的脸。那是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表演的时候带着手套,手套摩擦皮肤的感觉和皮肤与皮肤之间摩擦碰触是有着明显的不同的。朔间零感觉脸上有点痒痒的又有点暖暖的,那是日日树涉的头发和他温热的吐息。朔间零的睫毛轻微的动了一下,很轻微。
 

「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吧……接下来好像是错位?」


突然的,唇上传来了软软的又温热的触感。


「嗯,嘴唇?…………?!」


发现了不对劲的朔间零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日日树涉的脸,那个正在吻着自己的人的脸。

亲吻的时间不是很长,明明只有几秒钟却让朔间零有一种过了几个世纪的感觉。
抬起头,正对上日日树涉饱含笑意的面孔。朔间零疑惑着。


「日日树君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的想法总是让人猜不透。


☆☆☆


表演很成功的结束了,除了两位当事人,谁也不知道当时在舞台上发生的“小意外”。

在那之后,他们时常有接吻,仅仅只是碰触嘴唇的吻。他们谁也没问为什么要接吻,也没有人问现在这样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当然,也没有任何人给出答案。

又是一天的黄昏,日日树涉倒着走在走廊上。来到了轻音部的门前。
轻音部的教室门敞开着,这次里面还是没有大神晃牙和葵双子的身影,只有乐器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今天的轻音部也是十分的安静。日日树涉放轻脚步的走了进去顺便拉上了门。他走到棺材边,这次棺材意外的没有盖上盖子而是被放置在了墙边。朔间零安静的躺在棺材里睡觉。轻轻的呼吸声传到了日日树涉的耳朵里。
 
现在的朔间零和那天表演时基本是一样,只是多了黄昏,少了表演的服装。日日树涉躬下腰,没有再次捧起朔间零的脸,而是轻微的碰触着他的嘴唇,很轻微,然后快速的离开了。日日树涉挺直腰,转过身背对着棺材坐了下去。
 

“我啊……好像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你呢。零君。”

也不知道安静了多久,日日树涉突然的这么说着。声音很小,好像一下子就会被冲散,也不会传到已经睡着了的朔间零的耳里。


——他们是相互喜欢的誓友关系。

——同时,他们也是偶像。


     
                                     「END.」

 

对不起一点都不甜也一点也不刀。【我的正义坚不可摧.jpg】

评论 ( 6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