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清实

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SJ】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临时标记?

abo注意!

发情期注意!

写得特别垃圾注意!x

 完全就是我流SJ了

这算是我白嫖了三年多的SJ的迟来党费了x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临时标记?

cp:shadow joker×joker


  

  “那么,让我们在闪耀的夜晚里再会吧~”

 

 “可恶的joker——!”

  

  往常一样的对白,往常一样的结局。就算是再加上数十名身为alpha的警官恐怕也是如此吧?

   

    

“鬼山警部。”黑崎银子将周围做好了最后一次的搜查后回到鬼山那边敬了个礼后再做报告。“周围已经搜查完毕了,没有什么奇怪的情况。”

     

 “恩,知道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去吧。”鬼山的情绪看上去不是很好,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败给了joker但是每次败了十有八九的会消沉一会。不过很快也会恢复精神继续投入追捕joker的案件中。“呐呐,警部。”出声的是白井小桃,“要不下次我们用Omega的信息素熏joker试试?”鬼山听了先是一愣,随即想了想说:“虽然这是个办法可是joker不一定是alpha啊?也许是beta也说不准呢。要是弄错了那Omega的信息素不是对joker有害,反而是对我们有害。警察这一班人马里有多少alpha你也是心里有数的吧?”

  

 是啊,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来说是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的,这是任何人从小就都知道的啊。况且警察这9a1b的概率白井小桃也不是不知道。要是joker不是alpha而是beta的话,走错这一步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她想着,跟着鬼山他们上了警车回警署。

   

可是他们没能想到的是,这joker既不是alpha也不是beta,而是一个称为体弱的、需要人照顾的、弱小的Omega。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joker不是a必是b的想法在多数人的心里扎了根。joker也没去澄清的想法。误会就误会了呗,说不定这样更好呢?然而这个想法却是不久后让他头疼的一个麻烦,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在警部他们想着下次要怎么对付joker的时候,当事人却在飞艇上享受着美味的咖喱大餐。看着joker吃的飞快,并且将一些食物残渣给飞得到处都是。阿八不禁想到之后要收拾的模样,本来想说点什么硬气的来制止joker继续这样吃,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joker桑慢点吃……没人和你抢。”阿八一向对joker就没辙。

   

“……得赶紧吃才行”joker咽下嘴里的饭,说完又再向嘴里扒了一口饭。“唔四有居花叫布额度子大战吗(不是有句话叫不饿肚子打战吗)?”joker忙着吃,食物含在嘴里说话不是一般的不清楚。说话时还有一点食物的残渣飞出。

    

  "完全听不懂啊,joker桑……"

     

 差不多过了几分钟,joker解决完桌上的食物,阿八也开始了收拾。

      

“……”joker正在想着明晚的对策,虽然一直以来都是现场的见招拆招,不过多准备着些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想着想着,joker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些什么,但却想不起来。不过既然是想不起来的事情大概也没多重要吧?大概。

       

  见收拾得差不多了,阿八下意识的望joker那边看去,发现对方竟然已经开始打起了游戏!真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什么。阿八叹了口气,打算开始打扫飞艇。

“……说起来,好像joker桑平时是不会在这几天去做怪盗的工作的……”收拾着,阿八突然想起来了这么一件事,轻声的喃出自己的心中所想。虽然声音也不是特别的轻,但是还是传达不到那个正在打游戏的人的耳中。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也差不多到了预告的时间。

        

“还是老样子安排这么多的人手啊。”joker看着自己手上的监控器不禁感叹道。他回头对上阿八,问了句:“之前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阿八正在对着馆内地图做着最终确认,听到joker的问题,他马上回答着,“是!”虽然作为怪盗还不够成熟,但是作为怪盗助手阿八已经是十分出色了。

         

 “好~看来这次也会轻松胜利了吧?”虽然是疑问句但是joker说出口却非常有骄傲的样子。“joker桑!”阿八站了起来,拿着馆内地图指着joker大声道:“不可以太大意!要是一不小心出岔子怎么办啊!”

“安啦安啦~”

“…………!!”阿八嘟起嘴气鼓鼓的看着悠扬自在的joker。所以说真的是不知道说这个人什么才好啊。

          

           

“他说得对。”

  从后方传出了声音。joker和阿八一致转身向后方看去。

“要是不小心大意……可是会非常惨的输给我哦。”出声的那人领着一个女孩从暗处缓缓走出。

“你是……”joker看起来有点吃惊,“shadow?!”

            

shadow带着rose走到了joker的面前,抬起手用伞指着joker的脸,接着用着十分霸道的语气说:“哟joker,我来遮蔽你的光芒了。”

             

“shadow……”joker望着shadow,不知道该怎么说。沉默了几秒后说。

              

 “……你每次都来这么一出不觉得尬吗?”

               

“哈?!”

                

“哥哥这么幼稚还非常的中二真是不好意思,但还请你们多关照关照。”rose上前对着joker和阿八鞠了个躬。

                

 “ros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啊!joker!”

                   

                    

 “嘛,玩笑就到此为止了。”轻松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后消散了。“这次一定会是黑暗的胜利,你就好好的等着被我给遮盖住吧,joker!”放了句狠话后,shadow带着rose再次隐于黑暗之中。

                     

“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嘛的……”阿八无语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说道。

“可能就是过来下个战书啥的吧……算了不管他们是来干嘛的反正我们就是要在他们之前拿到宝物!”joker也没再多想,把注意力放到了接下来的行动里。

                       

                        

到了预告的时间。本来在重重保护下的宝物却突然不见了身影。鬼山发觉自己可能是中计了,于是安排着部下在外部搜查,保险起见把白井小桃和黑崎银子留在原地。可鬼山没想到的是真正的白井小桃早正在厕所里呼呼大睡,在这里的是伪装成白井小桃的joker。骗过警察们到达宝物的身边还算顺利,但是宝物的消失却在joker的意料之外。是shadow做的吗?大概不是。shadow的偷盗作风偏向强盗,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弄出更大的动静。所以不是shadow。

                         

‘那会是谁呢?’joker歪头摸着下巴想。‘难道是除了我和shadow以外还有其他的怪盗也盯上了这个宝物?’想着,joker觉得稍微有点热,拉了拉衣领散散热。

“我认为不是有其他的怪盗。”正在joker想着的时候黑崎银子突然出了声。

“银、银子?”对于黑崎银子的发言joker有点被吓到。正在疑惑黑崎银子为什么会这么说。

                          

“是我。”‘黑崎银子’说完后手一挥,卸下了伪装。“即将要吞噬你的影子。shadow joker!”

                           

“你怎么知道我是 joker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疑问的?

                            

   shadow挠了挠头发,想了会,才缓缓说。“……大概是直觉吧?”

                             

‘野兽的直觉吗?!’joker想着。随即他的想象泡泡糖也差不多到了时间,撑破了。

                              

“不过你刚刚说不是其他的怪盗?”

                               

“啊。”shadow回忆着不久前在走廊上听到的事情。“我刚刚在走廊上听到了馆长说话。他说‘宝石是绝对不会交给任何人的’。所以我想大概这个事和他有关……吧……”说着说着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视线,顺着视线看去,发现joker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喂,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干什么!”

                                

“就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shadow居然聪明了……”

                                  

 “哈????”shadow一个激动拿出了自己的伞,用枪口对准了joker的下颚。“别怪刀枪不长眼啊。”

                                   

  joker看着对准自己下颚的伞,自觉有点心慌。“哦、哦。shadow你,先放下。先放下吧。”见那伞终于离自己远了一点后,joker不由的深呼了口气。

                                   

   看着joker的样子,shadow突然的想起了件事。“说起来……joker。”

                                    

  “嗯?”

                                     

“你不是每个月这几天都不会去做怪盗的事情的吗?发生了什么了吗?”shadow皱着眉问,他时不时还向周围望去。好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似乎是花香。虽然是很淡的,但shadow总有一种好像被这花香勾起了一丝的兴奋感。

                                      

“诶?这几天?”joker看起来好像是没反应过来。稍加思索了会。

                                       

  空气中的花香越来越浓厚了些。joker也觉得越来越闷热。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突然。猛地想起了什么。

                                        

“喂,joker。怎么了吗?”见就joker身体好像有点不适,脸涨得通红,气息也喘不均匀的样子,走过去不禁问道。这空气越来越发的燥热了起来,shadow不禁咽了咽唾沫。

                                         

“别过来!” 眼看着shadow离自己越来越近,joker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的大声的吼住shadow不让他过来。                       

                  

该死的。自己怎么就忘了这几天是发情期到的日子啊!

 强忍着自己不要太过于的散发信息素的味道,joker慢慢的蹲下。虽然没多少用,但这总比站着好受多了。以前发情期到来的时候不是在飞艇就是在以前和师匠他们一起住的房子里。自从知道自己是Omega之后师匠也告诉了他不少的应对方案,但是现在他没带抑制剂是最大的难以应对的方法。shadow是不可能带抑制剂的。首先他是alpha,其次他的妹妹也是alpha所以他是不可能带着Omega的抑制剂的。joker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因为发情期他的理智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joker也不知道自己的头脑还能清晰多久。

                   

“……joker,你是Omega?”shadow站在远处,看着joker难受的样子想了一会,有点不确定的问。仔细看的话会发现shadow脸上也有一点的红晕,大概是被这信息素给传染了。

                    

“……是。”光是说话就有了一种拼尽全力的感觉。

                     

 真是狼狈啊。shadow本想这么嘲讽joker,但话却噎到了喉咙上迟迟说不出口。

                      

 双方沉默了一会,但是信息素却依然在涌动着。光是忍住不让自己的信息素也跟着发出就已经让shadow大汗淋漓了。joker的气息越来越的繁乱。joker想了一会后,抬起头。因为发情期的煎熬,joker的眼眶上已经有了生理盐水的影子。

                       

“……我说,shadow……”

                        

明明是平常的话语不知为何此时却有了一种情愫的味道。

                         

大概是让我把他放到安全的地方,或者是找阿八来之类的话吧?shadow想。如果是前者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他找抑制剂。

                          

  但是事实证明shadow完全想错了。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临、时标记……?”

 

 

                                                                                          END.

   

 

后续在各位的心中。

 

顺便一提joker的信息素是紫罗兰花,花语是请相信我、永恒的美、无尽的爱

而shadow的是薄荷,花语是再爱我一次、愿再次与你相遇。永不消失的爱


评论
热度 ( 53 )
 

© 村雨清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