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清实

懒癌患者的自我修养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 村雨清实
Powered by LOFTER

【レオ司】【权威】

论坛体的延伸文,我又挖坑了,感觉这次将是个巨坑d(ŐдŐ๑)
全员向
大正时期的
算是有角色死亡【??】
意义不明
好像可能有错字,反正我不知道
有点ooc,关于角色对角色的称乎还是有点不懂
会不会有下一章我不知道_(:з」∠)_
文笔差得想自杀X
开始?
  
  
第零章  : 『故事的开始』
    
    
===================
    
  
大正时期的日本十分动乱,许多的人都多少安分了起来,但也不代表没有人在策划着些什么。
   
即使是在夜晚,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小孩拿着买来的苹果糖在家中的大人的呼唤声中回家,几个浪人相约着去往比起其他地方来说更加繁华的花街…………等等,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个日子会和以往一样的平静。
    
   
“铁,已经确定那个家伙会来吗?”喝了口紧捏在手中的茶,身为军方下一任的大将的鬼龙红郎,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团子屋,问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一个军人下属的南云铁虎。
   
“是的!大将,侦查情报可是仙石君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啊!”可能是因为一直憧憬着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并且信任着自己使得铁虎的有点开心,说话节奏也不由的变快。
   
  
“好,”红郎站了起来,把拿着的茶喝完,“去通知神崎他们,让他们过来帮忙,我继续在这里查看。”
   
“是!”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
    
     -----------------

   
  

“喂,明星你跑这么快干嘛?”
“哈哈哈,小北!阿木!阿绪!快跟过来啊哈哈哈!”
“等、等等我啊,明星君——”
“真是的……”
在深山一条通往着神社的小道上,有着四个学生打扮的人,被称为明星的人大笑着往前跑着,剩下的三人跟在他的身后,好气无力的“抱怨”着。
   
“说起来,小北,我们来这里是来干嘛来着的?”走到一半明星昴流突然停了下来,问着身旁的冰鹰北斗。
“你这个家伙——”听到这句话北斗觉得他的头又痛起来了,“来之前我不是说过要来找白兔神社的神主有事吗?”
“诶~是这样啊”昴流一副焕然大悟的模样。
“你这个人啊……”
“……嘛,也不能全怪明星君啊,因为冰鹰君你在说的时候,明星君在看刚刚找到的闪闪发光的东西啊……”才跟上来的游木真喘了几口气,看到自己的好(猪)队友要被北斗骂了,但看在一起吐槽多年(?)的份上,帮他解了围,说完给了明星一个眼神。
“……那就没办法了……”北斗也被这个理由信服了,毕竟明星昴流就是这样一个人。
听到北斗的回答,明星为真竖起了大拇指。
  
而在一旁的真绪表示,只要不麻烦到他就行。
『话说为什么我们要大晚上来神社啊……』
  
   
“明星,以免你什么都不知道的乱跑,我还是把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再说一遍好了。”北斗板着脸认真的对昴流说,“我们这次来是为了请求白兔神社的神主和我们一起对抗以天祥院英智为首的军方,以及——”
   
“询问三奇人之一的鬼神,朔间零的下落。”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四十五分钟。
    
    
   
-------------------
    
    
在深山之上的神社里,四个娇小的人忙里忙外的把神社的几个空闲得已经开始发霉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好~这样就差不多了吧?”看起来像是领头人的男孩看着被打扫得很干净的房间,对身后穿着和自己差不多都是有着兔耳兜帽的人说着。
“看起来打扫得十分干净呢,仁~哥,对了,大家要不要来喝茶,刚刚泡好了~”说着,剩下三人中的紫之创端着茶,问着大家。
“哇唔?!紫之君你什么时候泡好的茶?”真白友也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创。
“哈哈哈冲冲~”天满光和平时一样到处跑着。
“天满君请不要在刚刚打扫好的房间里跑啊!”
   
“哈哈,你们还真是很有精神啊,但是仁~哥可不希望又要再打扫一遍。”仁兔成鸣一副快要生气的模样,使得吵闹的几人安静了下来。
   
“嗯,不错,这样才是好孩子嘛~”成鸣看起来很开心。
让其他人安静的原因,该说是领头人的风貌,还不如说是其他人单纯的不希望成鸣因为自己的缘故生气吧?
  
      
“仁~哥。”
“嗯?”
“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边喝着茶,一边与他人闲聊中的创,看着刚刚打扫好的房间,有了个疑问。
“为什么快好几年没打扫的房间突然要打扫呢?”
  
“……”听到创的疑问,成鸣安静的看着竖起的茶梗,过了一会才慢慢的开口,“有个熟人要过来。”
    
    
“……熟人?”
  
“是啊,自从我成为这个神社的神主之后再也没见过了。”说完,成鸣把剩下的茶一口气全喝下去。

   
     
   
   
                   『……好苦』
     
   
‘上一次见面,好像还是三年前的时候……’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二十分钟。
   
    
-------------------
    
    
   
“鬼龙殿下!久等了!”神崎飒马一行人一路小跑的来到了红郎的面前。
红郎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有点冒冷汗的铁虎,“…铁,怎么这么慢?”
    
“对不起大将!我来晚了!”
被点名的铁虎没有多加辩解,而是直接承认了错误。
  
“……”红郎看着这么耿直的铁虎也不好说出什么责备他的话。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飒马马上为铁虎辩解,“鬼龙殿下,请不要责怪南云殿下,这并不是南云殿下的错,南云殿下在路上稍微遇到了点麻烦。”
   
“麻烦?”
“是的,大将……去找神崎君的时候,在军方总部奔跑……不小心,被莲巳桑抓住了……所以……”铁虎回忆着那时候发生的事情,脸越来越黑。
“是嘛……………还是别闲聊了,如果情报正确,那么那个人应该快来了。”稍微理解了一点铁虎的感受,红郎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毕竟在军方的内部没有被莲巳敬人说教过的人没几个,就连那个身为首领的『皇帝』,天祥院英智也不例外。
  
“是!”
   
   
  
可是他们似乎没有发现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位置有着狐妖用来监视用的道具。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十八分钟。
   
  
--------------------
   
   
在一个过于华丽的房间里,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人,翻着看起来感觉似乎很难理解的书。
一伸手想要拿起放在床边的茶杯,没想到却捞了个空。
机智的天祥院英智马上就想到是谁会弄出这样一个恶作剧,于是叫出了罪魁祸首的名字。
   
“涉。”
  
没过几秒,英智听到了一个十分令人熟悉的声音。
  
“Amazing!!我是你的日日树涉——!”预料之中的人物,说着预料之中的话,翻过窗户,来到自己的面前。
  
“晚上好,涉。”依旧一副笑眯眯的面孔,依旧还是那么温柔的语气。
  
   
   
“今天有什么事吗?”拿着从涉那里拿来的茶杯,英智问着一直在摆弄着刀具的涉。
   
“哈哈哈——也不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涉继续在摆弄着他的刀具,“只是听到了个有趣的传言,来急着和你分享~”
  
“民间的传言吗?”英智也稍微来了点兴趣。
  
“正是~!”涉停止摆弄他的刀具,而是神秘兮兮的笑着,“把耳朵凑过来,我保证这绝对是会让你大吃一惊的消息。”
  
  
饶有兴趣的英智把耳朵凑到了涉的面前。
  
  
——————『没错,这是个让你大吃一惊的消息~!』——————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
   
   

海边的浪花不停的拍打着海滩,一个穿着华丽的人,站在浅水区,摊开双手,静静的倾听着海水的声音。
  
“奏汰!”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叫住了这个看起来像是要去寻死的人。
  
被叫住的人像是没听见叫唤,任由着海浪拍打着他的身躯,即使他的这件衣服已经湿透了。
   
岸边的人像是看不过这个站在海里,摆动着双手,嘴里不停喊着“puka,puka”的家伙,便一把把他拉出了海里。
  
“奏汰你怎么一天到晚都要跑到海里呢?就算你是海神,但是能看到的家伙不就被吓到了吗?”一把把手里拿着的干衣服和可以吸水的布扔给了深海奏汰。
   
“puka  puka  抱歉啊,薰君,我看着那个【海洋】太舒服了,一不注意就那样了。”奏汰拿着羽风薰扔过来的布,擦干净头发上和脸上的水渍。
  
“唉——真是的,要是一直忙着照顾你不能好好的去和女孩子搭讪怎么办啊——”薰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
听到薰的话,奏汰意外的安静了起来,过来一会才开口,“薰君最近没有去【那个】地方去找【他们】吗?”
“啊?没有啊,最近都忙着约一个新搬过来的不喜欢露脸也不喜欢说话的女孩子,没时间啊——”薰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那个孩子似乎有交往对象的样子,所以一直没能约到她,虽然没见过和他交往的那个人就是了。”
   
“是吗……”奏汰一反常态的深思着什么。
   
“呐,薰君。”
“嗯?”
“不要再去见那个孩子会毕竟好哦。”
   
   
“诶?”这下薰懵了,“为什么?”
   
“【警告】。”奏汰望向远处的深山,“来自【那个人】的【警告】”
  
“…………”
   
“是吗,那个人是谁这一点我还是很好奇的,但是看起来你并不会告诉我的样子。”薰转过身,一副对奏汰刚刚的话不感兴趣的样子。
   
“……明天……”
“?”
“我会去那个地方看看的。”
“puka  puka  ”
   
    
   
    
   
“但是,先让我再在【海洋】里……”
“不行啊!”刚刚才拉你出来的!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十分钟。
    
  
-------------------
  
  
在离海岸不远处的森林里,一只鬼坐在高高的树上,手里紧握着已经变得破烂的酒壶看着过于明亮的月亮。
  
   
“凛……”
“喂————吸血鬼混蛋!你这个家伙又在本大爷的地盘上干什么啊!”从树下传来了喊叫声。
  
“哦呀哦呀~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狗狗吗?”坐在树上的鬼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正在炸毛的狼神。
   
“哈?!谁是狗狗了!本大爷可是凶狠的狼!小心我把你撕咬开啊!”下面的狼神不甘示弱的威胁着树上的鬼。
“好好,乖~”但是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
“一会吾辈会好好的照顾你的,不用担心~”
  
“谁要你照顾啊!吸血鬼混蛋!!”
   
   
“大神,”在一旁的快要和黑夜融为一体的人突然发话,“朔间前辈这样看待你,是因为你还不够强。”
  
“啊?”
   
“所以你要多吃肉。”
  
“…………”
   
   
“那么,时间也差不多了,”在树上本来沉默不语的朔间零突然发话了。
  
“啊?什么?”大神晃牙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差不多该去见他了。”
   
——即使被限制住了权力。
   
——即使无法为他,他们做到更多。
   
——但是,已经老去的『我们』不正就是『那些孩子们』的垫脚的最佳『石头』吗?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七分钟。
   
  
-----------------
   
  
  
“啊~果然这家店的团子特别好吃啊!”吞下最后一粒团子,守泽千秋开心的对着这家店的主人,鸣上岚说。
   
“啊啦,多谢夸奖~”收拾着顾客弄下的垃圾,一边回复着千秋。
   
“啊……好想死……?”眼看着千秋即将要再点一盘的团子,高峯翠出声阻止了千秋的行为。
“?怎么了?”
“守泽前辈你难道忘记我们来的目的吗?”翠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特地故意压低了声音。
“?…当然没有啊,好好的像个客户不是更好吗?”千秋刚说完就向在店里工作的葵兄弟在点了一盘的团子。
“嗯……这么说也的确是……”
翠似乎被这个理由给信服了,也继续和千秋一起吃了起来。
   
  
  
“喂,你们在干嘛?”
听到这个声音,翠和千秋同时打了个激灵。
一转身,便看到了莲巳敬人的面孔。
“你们两个怎么自顾自的吃起来了?不打算好好的完成任务吗?”
“呃……这个”
“唉,真是的……嗯?怎么只有你们俩?仙石呢?”注意到说好的三人任务,突然不见了一个人,敬人决定问问不见人影的人的队友。
“啊!你说仙石君啊!他现在好像是在做忍者的训练。”见敬人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马上拿起了手边的一串团子,慢条斯理的回答着敬人。
“真是的,那个家伙在干什么啊!回去我一定要好好的说教一番!”
   
本以为已经和自己无关的千秋吃完了一串团子正准备把它放到一边时,却听到了敬人的声音。
  
“当然,你们两也是。”
  
“诶?”
  
翠表示他好想死啊——
   
   
  
   
后面准备材料的岚突然看到葵双子中的弟弟向自己跑过来。
“怎么了?裕太酱?”
  
“哈、前、前辈、他们已经完全埋伏好了……”葵裕太有点慌张的对鸣上岚报告着刚刚发现的情报。

“这样啊,那必须告诉王樣才行呢……”说着鸣上岚召唤出一个可以传信的狐狸的小分身。
“那么拜托了~”
   
  
『骑士【式神】,必须确保王【主人】的安全。』
  
『这句话可是司酱说的。』

   
   
   
与此同时,在一座离这座城市不远处的山上,一个小小的少年尽力的向前奔跑着。
  
『这可不妙啊!在下必须告诉军队里的各位才行是也!』
  
『必须要告诉大家,那个被通缉的剑客,月永レオ在这里才行是也!』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三分钟。
   
  
  
--------------------
   
   
  

“哦~哦~这里还真是个不错的对方啊!感觉会有源源不断的灵感涌出来啊!哈哈哈哈——”浪客打扮的少年在树林里不断的奔跑着,忽的,面对着带领自己来到这个地方的人说着,“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司,你也是我最喜欢的式神啊~”
  
  
只见,被他称为司的长发的式神点了点头,但是并看不到他的表情,因为有着一块白色的布遮挡这他的脸。
   
“?!”司突然被凑到面前的这个拥有这翠绿色瞳孔的人吓到了。
但对方好像对朱樱被吓到这件事没有过多关注。
“你还真的不会说话啊……”
   
   
“………………”
在夏日的夜晚,突然没有人发出声音,只听到了蝉在鸣叫的声音。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超——烦人的。”突然从浪人打扮的月永レオ的围巾下传来了声音,然后一个蛇头从围巾底下冒出来。
两个人同时被吓了一跳。
“什么啊,原来泉你在啊。”
“喂喂王樣什么叫做原来我在啊!”
“ZZZZ”
“还有睡间你也给我起来啊!”
“唔——还没等起来的时候……晚安……ZZZZ”
濑名泉觉得自己快被这些家伙给气炸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跳槽的问题。
  
  
这时候,司拉了下レオ的衣服的一角,示意对方注意到自己。
“嗯?怎么了,司?”

司指了指在一旁结漫了桃子的树,“嗯?你要去那里摘一下看看吗?嗯……去吧~”
  
得到了レオ的同意,司好像很开心,因为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用“好像”这么说。
  
看着司渐渐远离了一点,泉褪去了蛇身,幻化成人形。
“王樣,虽然我想该不会的……你难道把那个式神当做了那个臭小鬼的替代品吧?”虽说该不会,但是泉的眼睛还是往レオ的方向望几眼,看看他的反映。
“哈哈,谁知道呢~”
十分漂亮的躲开了呢,王樣。
  

“嘛,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王樣你就等着被我们三个人给揍吧——”本来睡着的朔间凛月突然插话。
“嗯……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我同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也会打你的。”意外的两个人统一了战线。
  
“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像篡夺王权吧?!”
  
“虽然不是篡夺王权,但是想打你一顿的不会只有我们,我看鸣君大概也想打你吧?”
然后另一边的岚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边的レオ一副没想到你们都想害我的表情。
这时突然被凑到自己脸边的桃子吓一跳,一转身就看到司一副不明所以却好好的把桃子送到自己面前的模样。
  
看了看司递过来的桃子,レオ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有趣啊,桃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洗一下不能吃吧?”
  
说着レオ领着司去往有着小溪的地方去洗了下桃子。
  
泉看了看レオ现在的样子,无法说出什么话。
  
“泉。”
“嗯?干嘛?没事快去领这个新的小鬼去洗桃子,真是的,超火大的。”泉有点不怎么想搭理レオ的样子。
  
“我啊,没有把司当做是他的替代品啊。”
“……”
  
“因为我相信这他并没有死。”
“………………我知道了,快过去吧……”
  
  
“哈哈哈我知道了~☆”レオ恢复了原来那副疯疯癫癫的模样。
一瞬间让人觉得刚刚的那个レオ是幻觉,但是泉知道,レオ其实真的是一个特别可靠的家伙。
   
    
   
  
   
  
  
但是,相信这没有死这件事……
『不止是你,我,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此时,离整个故事正式开始,还有0秒。
   
   
   
此时,离朱樱司去世,已经过了两年以上。
  
   
  
===================
  
『待续』
  
   
以上ww

评论 ( 22 )
热度 ( 1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