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饯

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
另外
算是一个洁癖吧【。】
es吃Leo司和夏兔【超级洁癖】其他杂食

【裕泉】醉酒之夜【上】


 
 
注意事项
①雷误入,雷误入,雷误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②ooc注意
③有替身梗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开始!
 
 
====================
 

《醉酒之夜》.上
  
 
    夜晚的京都,繁华而又有点神秘的气氛。
    刚到逢魔之时,路上的行人明显比之前更少了些。
 
  “就算是现在已经不怎么迷信,但还是会有些忌讳吗……”裕太在河边一边扔着石子,一边感慨。
      正当他打算再捡起一颗石子时,听到了一点声音,顺着发声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影。
 
 
     刚结束和岚的谈话,泉感觉有一点的头疼,自从leo和司确认关系之后两个人常常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凛月也不像是会去运动的样子,所以交换情报的工作也只好落在他身上,岚这边倒是有可以传信的小狐狸,可他又没有,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刚走出丸子屋就听到一声叫唤。
    “泉先生!”
     泉听到声音,一回头便看见裕太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原来是你啊。”
     虽然也不是经常见面,但是泉和裕太总是能像誓友一样的交谈。裕太看了看泉,用手比出一个酒杯的形状,“要不要一起去喝酒啊,泉先生?”
    “好啊。”泉自然是没理由拒绝,倒不如说他正好想喝酒抱怨一下leo他们。
     裕太领着泉来到他常来的一家居酒屋,在进门前裕太向泉推荐这家的酒可是十分美味的。
     刚拉开居酒屋的门,温暖的空气一下子扑面而来,和外面不同居酒屋里显得比较热闹。
    出来端酒的老板娘看到裕太来了,马上迎了过去,“这不是裕太君吗?好久没来了呢。”裕太也上前和她寒暄,“你看,这不是来了吗,好久没吃到老板娘的酒菜都快池不下饭了。”老板娘被他的话逗乐了,笑着说,“你们葵兄弟啊,就是嘴甜”这时老板娘才注意到裕太身边的泉,“你朋友?”“是的。”
     老板娘本想再和他们聊一会,无奈还有工作在身,不得不离开,叫他们先坐下。
    裕太带着泉来到一个比较干净些的位置坐下,刚坐下泉就把穿在身上的外衣给脱了,在外边还好,在居酒屋里实在是有些闷热。
聊了没一会,酒就端了上来,裕太看端上来的酒瓶数不对问,“不对啊,怎么多了一瓶?”居酒屋里工作的女人向他解释,“老板娘说,看裕太君的朋友长得这么好看,多赠一瓶就当见面礼吧。”听完后,裕太看了看老板娘的方向 在看了看泉然后大笑了一会,笑得泉一愣,裕太擦了擦眼角的生理盐水,笑嘻嘻的说着 “不愧是泉先生,脸长得男女老少通杀啊。”
    “是吗……”泉拿起酒瓶往酒杯里倒了些,拿起酒杯泯了一口。裕太感觉泉是有些开心的,也拿起酒瓶往杯里倒酒。
 
     酒过三巡后,泉的醉意明显的上来了,趴在桌子上说了些胡话 不过大多都是关于leo他们的事情。
    看到这样的泉,裕太有些无奈,“泉先生……你醉了?”
   “没有!”泉立刻反驳他,随即还打了个嗝,看他这样子怎么看都是已经醉了吧。
裕太的酒品自然是好 他也想好了怎么解决醉了之后的事情,正当裕太打算去叫老板娘给一间客房让泉休息时,泉又猛地灌下一瓶。“泉先生?!你已经醉了可不能再……”喝了……
     泉一把抱住了裕太,把裕太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噎住了。
     裕太看着抱着自己的泉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泉蹭了蹭裕太,突然把裕太挠的痒痒的,   
     “…泉先生?”裕太看着正在蹭着自己的泉。因    为醉酒,泉的脸有些发红,近距离的看着这样的泉,裕太不禁的咽了口口水,他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崩坏掉的边缘。
 
“……游君……”
 
    『游君?』裕太怔了一下,记忆很好的他马上想起来这是泉经常挂在嘴边的人名。『他们是恋人吗?』看着泉的动作,裕太不禁这么想到。
    思考了没一会,裕太注意到了扎在自己身上不自然的视线,抬头一看,发现周围的人真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连老板娘都来问怎么一回事,裕太一副无奈的表情指了指桌面上七倒八歪的酒瓶,“他喝醉了。”
    周围的人心会,便收回了目光,见其他人不再看向自己,裕太问老板娘能不能给个客房让泉休息一晚,并表面自己会付钱,毕竟怎么说人是他带来喝酒的怎么说也有他一点责任吧。
   老板娘听到他说会付钱就有点不高兴,执意说不用,裕太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谢谢她 ,老板娘叫住一个打工的,要他领裕太去客房并帮忙。

    客房是二楼的,和一楼不一样的显得有些冷清,裕太冷得抖了一下,突然想起泉脱在一楼的外衣,打算一会再去拿。
    来到客房,打工的把床铺好,然后和裕太一起把泉安置上去,然后就离开了,离开前和裕太说还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叫他,裕太想了一下,拜托他把泉的外衣还有醒酒的茶水拿上来。
 
    没一会 ,打工的就把东西拿上来,没什么事就下去了。
    打工的下去后,裕太把泉叫了起来,打算给他喝点醒酒的茶,被叫醒的泉明显有些茫然,左右的看着周围然后定了眼盯着裕太一会,定得裕太有些不自然,“那个……泉先生……?”然后泉就用手开始摸裕太的脸,泉的手刚过来的时候裕太下意识的往后一点 ,但还是被摸了。
      泉的手有些暖和,把裕太的脸摸得暖暖的,感触也不是很糟糕……倒不如说是有些舒服。突然的,泉一把按过裕太的头吻了上去,没错,吻上去了。裕太被泉的举动吓得眼睛睁得大大的。
    泉小心翼翼的亲吻着裕太,舌头轻轻的舔舐着裕太的嘴唇,裕太觉得这么小心翼翼的不像是泉。在思考的时候,泉找准了空隙把舌头滑了进去,在舌头进入他的嘴里时,裕太感觉他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铮”的一下断掉了。一个侧身把泉按倒在床铺上。
     总不能让一个醉鬼占领了主导权不是?
     裕太这么想着,用舌头勾勒住泉的舌头,掌握住主导权的裕太开始发起攻势来。一下子,房间内被水声,嘎吱作响的榻榻米和时不时发出的喘息声占据。
     关于接吻这种事情裕太也还是第一次,吻技也不可能会有多好属于过得去的类型。过了一会两人的嘴分开了。裕太大呼几口气然后看着身下的人,泉被弄得还在喘,看起来是第一次这样接吻,蓝色的眼睛上还有一些水气。
    『的确是男女老少通杀的脸啊……』裕太想。忽的,泉又抱住了他,双手紧紧的勾住他,不怎么顺的头发绕得他脖子痒,裕太想起之前在一楼泉也是用头发把他挠的痒痒的,但是情况和现在有些不一样。
当泉有些温热的脸贴上自己的皮肤时,裕太感觉好像他也要醉了。
 
       “游君……”泉小声的低喃着。
        裕太愣了一会,突然的,有些坏心眼似的笑了,他又吻了上去。
     看着泉的样子,裕太的眼神暗了点。
 
 
           『……就当做是我醉了吧…………』
  
  
 
【TBC.】

大概有车?【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 ( 6 )
 

© 蜜饯 | Powered by LOFTER